设为首页添加收藏询医问药

本院动态
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新闻资讯 >>本院动态

闽东医院隔离病房护士张静抗疫自述

发布时间:2020/02/10 10:02:57 〖 字体大小:
资讯概述:

本人在柘荣县下乡,在接到医院通知后,立即从柘荣县医院赶回,加入发热病房筹备工作。孩子那几天扁桃体发炎,都没空回去,孩子打电话总说,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看我下,我总是简单的交待下家人如何处理,只能“善意”地告诉孩子明天就回去,明天何其多。

    除夕日下午,隔离病房要开始准备收治患者了,我回去收拾了行李,和孩子和家人简单的道别。只剩一点时间陪着孩子一起放了下烟花,孩子高兴极了,我好“残忍”的告诉孩子妈妈不能陪你过年了要去出差,可能要一个月或者更久,懂事的孩子好像知道了什么,说妈妈你一定要好好的,我会乖乖的。出发前孩子让我哄她睡觉再走,我躺在她身边,她闭着眼睛,但是没睡着,出发那会父母都不敢出来送,奶奶和弟弟在门口送我,叮嘱我一定要保护好自己。我车一开走,姐姐打来电话,说孩子跑出来想给妈妈一个大大的拥抱,但晚了一步,只能看到妈妈车的背影在门口大哭。

    一路上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,但坚定告诉自己,我是一名医务人员,也是共产党员,面对疫情,我应该义不容辞,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我们只能胜不能败。心里默念,孩子,妈妈一定会平平安安回来的。 

   进入隔离病房前,我迅速调整好心态,立即投入工作。刚到病房的第一个岗就是下夜,夜班一出来家人发来了孩子做的“妈妈归期表”。我看到这张表时,内心五味杂陈,思绪万千,一边是疫情,一边是思念妈妈的孩子,我感觉自己做为母亲很不称职,现在能为孩子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,每天孩子都要视频对话,问我在干嘛、在哪、吃什么、为什么还没回来、等我可以出去玩的时候妈妈是不是可以提前回来……。

    从隔离病房污染区出来,我从来不敢和孩子视频,我害怕她看到我脸上的压痕会担心,发来视频我就挂断,说自己在忙。但有时,还是免不了让孩子看到我脸上的压痕,她发现不一样,都会问,妈妈你脸怎么了,疼吗?为什么会这样,在她的“世界中”只知道这次的疫情很可怕,她不能出门玩。但她还无法理解为什么大家都在家里不去上班陪着自己的孩子,而她的妈妈却始终不在家。她有时候还会发脾气,让我要马上回来,我只能告诉她,妈妈这里有很多人需要妈妈照顾,等他们好了,你就可以出来玩,妈妈也就可以回家了。

    为了能更节省时间,我把“爱发”抛弃。患者常常心情也不好,看不到外面的世界,就在病房一亩三分地里,有时也有点沮丧。我常常安慰他们,也鼓励他们,告诉他们,我们是一个战场上的战友,我家里的孩子也很想我尽快回去陪她,所以我们一定要坚强起来。除了常规护理工作外,我们做心理疏导工作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内容。

    2月7日,医院首批三位新冠患者治愈出院,我们第一批工作人员从隔离病房退出,开始进行十来天的医学观察,这过后我就可以回家跟孩子团聚了。但心里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,那天晚上我无原因失眠了,更多的是战胜疫情的喜悦和听到孩子说还有14天妈妈就回来了那个画面萦绕在我的脑海里。 

    今天是元宵节,孩子还是像往常一样要视频 但今天的环境不同,今天我在医学观察区,家人心里那根弦没那么紧蹦了。

上一篇: 闽东医院妇产科党支部在抗击新冠肺炎防控阻击战中勇争先
下一篇: 高龄老人血管长段闭塞 闽东医院介入手术解决“痛点”点亮希望